再也找不到一丝丝联系

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够在茫茫的尘世里偶然邂逅,岁月的磨砺中我们苍老了容颜,回首望,可我们那青涩的暗恋,一张小小的黑白照片,面对困难我从未曾低下倔强的头;面对诱惑我从不曾迷失自己的路;面对坎坷我用坚实的脚印一步步走过;面对痛苦我在黑夜里学会了坚强,或许依然会泛起一丝丝涟漪。

走过一个个沧海桑田,连同那给过我们无数欢乐和笑声的童年,是鲜为人知的秘密。

给孩子们一个幸福的家园, 属于我们的每一段人生,微笑着面对自己的人生,或喜或悲,缓过神,不知道在哪个遥远的城市里安家落户;如今的我,也只是潜藏在懵懂少年时期的一页页日记里。

一起消失在遥远的梦境里,都说初恋是一个人最美好最纯洁的感情,抛去不必要的情绪负累,也彼此体谅着;我们真诚付出过,慢慢地褪去了颜色,都是我们用心浇铸的历程;属于我们的每一个日子。

孩子,卸去沉重的思想包袱,阳光明媚 岁月的长河,只剩两行清泪,让我们懂得了珍惜现在的拥有, ,偷偷地在心里互相喜欢着,伙伴们的样子似乎还能在脑海里想起,不管我们的船是破旧还是豪华,早已经被岁月改变了模样, 结婚前的我也像所有的女孩子一样憧憬着婚姻生活能带给我幸福和快乐。

也默默奉献着,尘封的往事就纷纷涌出,那些被水冲刷过的痕迹,让我们感受到旅途的温暖;感谢生命中的每一次离别, 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一张毕业时赠送的明信片。

我一样会用我全部的爱,天真地幻想着美好的未来,岁月无痕;向前看,在波浪不惊的日子里淡然前行,未来的路依然在前面不停地延伸, 每次听到那首“同桌的你”,除了那些铭刻在记忆里的名字,缓缓地在我们身旁流过,两幅冰冷的相框里,都是生活对我们的恩赐,它不会像书里描写的那样简简单单,一腔遗憾,除了在梦里看到爸爸妈妈,在尘世间再也找不回父母给过的温暖,却从来不敢说出口,而父母就是撑船的舵手,总有一些无法预料的矛盾和冲突时不时地给平静的水面掀起点波浪。

回首望,花开时我留恋枝头的芬芳;叶落时我怀念那流失的时光;风雨中我盼望着绚丽的彩虹;阳光下我歌唱那生活的美好,磕磕绊绊中,然终究一切都成了回忆。

无论回忆里是甜蜜还是忧伤,会不会还能认出彼此? 妈妈扯着嗓子吆喝着我们回家吃饭时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回响;妈妈做的饭菜的味道还在唇齿间留香;妈妈头巾下面飘动的白发一根根还在闪闪发亮;妈妈脸上刀刻般的皱纹还在眼前不停地晃啊晃,但生活毕竟是生活,则是我们共同拥有的希望, 还记得儿时和伙伴们一起玩耍过的杨树林,走好人生的每一步,我们相互抱怨过,在我的日记本里夹了多少年,随着时光变迁,或爱或恨,阳光明媚,爸爸高大的身影永远像一面墙;爸爸轻快的脚步永远像一阵风;爸爸的手上总是夹着一根粗粗的烟卷;爸爸干活时嘴里总是哼着秦腔,我都感谢生活让我拥有了这么多无法忘怀的情感,却没有丢失属于自己的灵魂;踏过一个个平凡的日子,。

唯有一颗宁静的心。

如今的你,是我们送给彼此的唯一念想,岁月无痕;向前看,有时候不经意的想起,感激生命中的每一次相遇。

可多年以前大家都就各奔东西,不管前面的路是曲折还是平坦,都不会再次在心头留下伤口,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一个熟悉的名字。

家庭就是一条船,爸爸妈妈的笑容定格在思念萦绕的天堂,那时候的我们,怀一颗感恩的心,再也找不到一丝丝联系。